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裁判文书

(2018)皖0225行初17号

发布日期:2018-12-07作者:行政庭阅读:字体大小:[ 大 ] [ 小 ]

安 徽 省 无 为 县 人 民 法 院 

       

                  (2018)皖0225行初17

原告:李某尉,女,住安徽省和县。

委托代理人:丁俊生,安徽点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无为县民政局,住所地:安徽省无为县无城镇。

法定代表人:骆方义,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吴舰,无为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主任。

第三人:杨某桂,男,住安徽省和县。

原告李某尉因要求撤销被告无为县民政局于2004119日作出的原告与第三人杨某桂的婚姻登记行为,于20182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821日立案后,当日向被告无为县民政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向第三人杨某桂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参加诉讼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3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某尉及其委托代理人丁俊生,被告无为县民政局委托代理人吴舰,第三人杨某桂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无为县民政局婚姻登记机构于2004119日为原告李某尉与第三人杨某桂办理了结婚登记。原告以第三人在办理结婚登记时提供的系假身份证,当时第三人没有达法定结婚年龄为由,请求撤销被告无为县民政局该婚姻登记行为。

原告李某尉诉称,2004年119日,原告和第三人杨某桂办理结婚登记时,由于第三人当时未达法定婚龄,第三人为达到和原告结婚之目的,便使用了一张假身份证,该假身份证显示第三人出生为1982121日,而第三人实际出生是1987121日。请求撤销被告给予的婚姻登记。

被告无为县民政局辩称,无为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是2004111日才成立的,当时对假身份证没有办法辨别,登记时只是手写,没有电脑。现在婚姻登记已全国联网,发现当时第三人使用的身份证确实是假的。

第三人述称,当时由于没达法定结婚年龄,由亲属给其办了假身份证。2004119日在无为县民政局婚姻登记时使用的是假身份证属实。

被告无为县民政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

一、组织机构代码证书、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证明被告的主体资格及法定代表人身份情况

二、第三人当时使用的假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当时对假身份证没有办法辨别,婚姻登记只能书面审查,无法实质审查;

经庭审质证,原告及第三人对被告提交的证据“三性”没有异议,本院对该证据效力予以确认。

原告李某尉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⒈李某尉的身份证复印件,证实原告诉讼主体资格适格;

第三人杨某桂身份证复印件,证明第三人真实身份证信息情况;

⒊第三人用假身份证与原告办理结婚登记的档案(五页),证明第三人使用假身份证办理结婚登记的信息情况。

经庭审质证,被告及第三人对原告提交的证据 “三性”没有异议。本院对原告李某尉提交的证据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04119日,原告和第三人杨某桂在无为县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时,杨某桂未达法定婚龄,杨某桂为达到和原告结婚登记之目的,由其亲属代办了假身份证,使用了假身份证办理了结婚登记。该假身份证显示杨某桂出生年月为1982121日,而杨某桂实际出生日期是1987121日。201016日,原告和杨某桂又使用真实身份证件在安徽省和县民政部门办理了结婚登记。原告请求撤销第三人与其使用假身份证办理的婚姻登记。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一夫一妻制是我国婚姻家庭的基本制度,不允许同时存在两个以上的结婚登记状况。杨某桂在未达法定结婚年龄时使用假身份证与原告办理了结婚登记,被告无为县民政局审查中未发现该违法事实,而为其办理了结婚登记,颁发了结婚证,该婚姻登记系无效的婚姻登记。原告请求撤销该行政登记行为,依法应确认该登记行为无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2004年119日被告无为县民政局为原告李某尉与第三人杨某桂进行的结婚登记行政行为无效。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

 

        洪云霖

        戴恒安

人民陪审员    程丽萍

 

0一八年 四 月八日

 

        司静文

附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 行政行为有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或者没有依据等重大明显违法情形,原告申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四条第一款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请求撤销行政行为,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行政行为无效的,应当作出确认无效的判决。